• 融资约6000万,HoloLens创始团队打造VR显示技术,比HTC Vive分辨率高70倍

    青亭网( ID:qingtinwang )--链接科技前沿,服务商业创新

    在今年夏天之前,Varjo这家公司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不为人知(varjo在芬?#21152;?#20013;的意思是“阴影”)。它的办公室藏匿在赫尔辛基设计区的一栋五室公寓内。访客必须按住空白铭牌旁边的蜂鸣器才能进入,然后还要爬上几层楼梯。

    这其实是一个临时的总部:一个房间专门用于开发光学技术,一个暗室用于测试VR头显,其他房间分别都放置着昂贵的设备和一些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家具,29名繁忙工作的员工可以选择?#25105;?#19968;个位置办公。

    办公室里的混乱,一方面是因为Varjo的总部即将搬到紧邻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的更大的场地。但另一方面,这种混乱也是因为这家创业公司正急于在更强的?#36203;?#23545;手推出更好的产?#20998;?#21069;抢占市场,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他们多么?#37322;?#21462;得成功。

    1

    墙上的一张海报上写着“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?#20445;?#25454;说是一位美国宇航局官员说的这个标语,当时?#22799;?#36842;总统为了在苏联之前完成登?#24405;?#21010;,开启了太空竞赛。

    而Varjo目前的工作?#35759;?#22570;比发射登月火箭。它正试图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?#36947;?#23637;到新的领域,在图像质?#21487;?#20135;生量子级的飞跃,远超过Facebook的Oculus 头显、谷歌的手机Cardboard设备?#32422;?#19977;星Gear VR等行业巨头的头显所能提供的质量。

    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Uhro Konttori和设计总监Roope Rainisto都是40多岁,他们将一群行业精英聚集在一起,组建了一个卓越的技术团队,他们大多曾在诺基亚和微软共事过,又或是在英特尔、英?#25353;?#21644;Rovio有过多年工作经验。所以这个团队有着很强的技术实力,而?#19968;?#33021;从这些行业巨头曾经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。

    ?4. ?#21152;?#21019;始人

    Varjo创始人Uhro Konttori?

    ?Konttori温和而又坚定地说道:“我们熟知如何开发可以在全世界都能取得成功的硬件和操作系统,毫无疑问我们将再一次在这个领域有所成就。”

    今年9月底,Varjo宣布完成了一笔820万美元(约合5456万元人民币)的A轮融资。如果Varjo可以在其资金用尽之前将产品推向市场,这个成功是毫无疑问的。它也要在数以百计的资金雄厚的公司不断改进产品的同时,保持?#32422;?#22312;图像质?#21487;?#30340;领先地位。

    像人工智能一样,虚拟现实长期以来被寄予?#26031;?#39640;的期望,然而其产出却让人大失所望。还有人记得20多年前的?#20848;蜼R设备和任天堂的Virtual Boy吗?那可是虚拟现实在游戏领域最初的探索。

    几年后,在林登实验室开发的《Second Life》的3D世界中,虚拟现实短暂地进入了主流?#21491;埃?#28982;后直到Palmer Luckey于2010年推出了Oculus Rift,它才又被人们关注。三年前Facebook以 3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98亿元)?#23637;?#20102;Oculus Rift。此后,产品的技术一直在不断发展,而市场的接受度却不见显著提升。

    直到今天,VR也只是一个每年产值有72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475亿元)的行业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大多数设备穿戴麻烦,提供的视觉体验也不够好,体验者容易感到恶心。

    01、超越市面产品分辨率70倍的VR头显

    ?5

    Varjo?#25151;?#30340;原型机仍然?#26143;?#24494;不便。但是,使用这一设备的过程中并不会感到恶心想吐。由于使用了两块而非一块显示屏,它带来了截然不同的体验,通过模仿?#25628;?#30340;工作方式,极大地提高了头显的视觉分辨率。

    ?#27604;?#20204;看物体时,其实看到的是一个边?#30340;?#31946;的卡片大小的矩形。一般VR公司都忽略了这个原理,而是通过在单个显示器上进行小幅改进来改进视场角。因此,目前市场上最好的头显——Oculus Rift(400美元,约合人民币2643元)和HTC Vive(600美元,约合人民币3965元)仅有120万像素的分辨率,这并不足以清晰呈现小物体或细节。

    相比之下,Varjo头显号称可以以7000万像素呈现更清晰的图像。它是怎么做到的呢?它也是利用了现有的技术,不过有所变动。它使用光学合成器结合了两个显示屏——一个来自Oculus Rift,分辨率相对?#31995;停?#21478;一种是来自索尼的小巧但是分辨率高的HD显示器,它被安装在?#25151;?#30340;顶部并通过镜面投射到第一个显示器上。此外,这款“20/20”头显(这个名称十分贴切)利用了所谓的透视技术,支持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,把虚拟图像叠加在自带摄像机?#32435;?#30340;真实世界?#23567;?/p>

    眼见为实,Varjo做了一个展示。不过笔者第一次戴上这个?#25151;?#26102;,还是出现了一些小问题——尝试多?#25105;?#26080;法开机。“该死的Windows!只能重启了,肯定可以的,”Konttori尴尬地说道。

    然后,我就置身在一架飞机的驾驶舱里了,一切看起来都那么“真实?#20445;?#25105;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显示屏、开关和按钮,甚至是控制面板上最小的数字,这种改进对飞行模拟游戏是非常重要的。?#32943;?#20110;云层,用户可以得到双显示器带来的极致体验:面前的一切都如此清晰,而没有位于焦点的两侧的分辨率则?#31995;汀?#20320;会真的觉得像在驾驶飞机。

    ?8

    上图 Varjo显示屏? 下图 普通的显示屏

    ?在接下来的“体验”中,我又置身于某人的客厅里。这个场景也非常令人激动,我能够看到挂在?#24405;?#19978;的衣服,沙发上有一对抱枕,桌子上的书的标题是那么清楚,就好像它就放在我面前一样。这种感受就像是一个近视的人戴上?#25628;?#38236;:它用这些细节让?#21496;尽?/p>

    ?7

    上图 Varjo显示屏? 下图 普通的显示屏

    02、他们打造了HoloLens的前身

    从小时候开始玩Shadowrun开始——那是一款1980年代后期的科幻角色扮演桌游——Konttori一直在关注“交替”现实。在看过《黑客帝国》后,Konttori决定在赫尔辛基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,主修算法。另一位联合创始Roope Rainisto则在赫尔辛基理工大学主修信息网络。

    二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小型软件公司Absolutions,Konttori和Rainisto随后在诺基亚成了朋?#36873;?#22312;诺基亚,他们负责开发N900的用户交互界面,这是一款高端开源智能手机,并在2009年底广受好评。

    Varjo的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?#27515;?#26031;·梅拉卡里(Klaus Melakari)也在那个项目中担任项目主管,负责开发各种手机程序的技术架构。最终,在诺基亚担任多个项目经理和主管的Niko Eiden(Varjo的董事会成员,现任Almotive的首席运营官,负责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软件)的加入,形成了这个四人的团队。后来,他也曾为低端手机开发相机技术。

    在诺基亚的工作经历给了他们很多重要的经验教训。“我学会了如何主持软件开发项目,那时我的团队有大约100名工程师,?#32422;?#22914;何让团队?#38405;?#26631;为导向,”Konttori沉思道,“否则很容易就会走到不同方向上去”。

    他还提出了一个观点。“在诺基亚,我体会到你可以迫使员工进行创新,”他说。“我们当时?#23567;?#30740;?#21482;帷?#30446;的是开发出80项专利,其中可能只有四个是有用的。”同时,Konttori也学会了如何开发硬件驱动的产品。

    2011年,Linux宣布不再支持Meego操作系统,诺基亚啧决定停止所有Maemo项目,一切都发生?#21496;?#22823;的变动。这发生在N9智能手机开发的中期。接下来又发生了一系列巨变,很快拖垮了诺基亚。

    在Konttori?#19988;?#20013;,这是他职业生涯中最戏剧性的经历。他回忆说:“人们都悲伤地哭泣着。但是我忙于完成N9的开发,甚至没有时间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从那之后,一切都开始崩溃了。”

    2013年,微软以高达79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522亿元)的价格?#23637;?#20102;诺基亚苦苦挣扎的设备和服务部门之后,四人的项目一度?#36763;?#26032;的希望。Niko Eiden领导了Forward Lab项目,致力于开发面向未来的技术,专注于手机和相机的开发,?#32422;?#34394;拟现实;最终着力点落在了开发VR头显上,这一产品后来也演变成了HoloLens。

    Konttori和Melakari也是该项目的成员,分别担任产品经理和设计师,Rainisto则成了微软的首席设计师。 “我在那里学会了如何构建对用户友好的、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的操作系统,”Rainisto说。

    ?#32622;?#24182;?#21019;?#27492;好转。不到两年后,微软?#29260;?#20102;这一来自芬兰的手机产业,大幅降低这笔?#23637;?#30340;账面价值(并在数月后以3.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3亿元)将其出售)。到2016年春天,Konttori不得不做出选择——要么移?#29992;?#22269;,要么就要面临失业。他们选择了接受巨额遣散?#36873;?/p>

    03、?#30333;?#21033;被批准时,我在办公室里发疯似得尖?#36763;?#36215;来”

    在开始那一个 “美妙的夏天”之前,Konttori和他的伙伴们曾为芬兰创业公司做了一段时间的咨询工作,帮助他们将产品卖给大公司。总部位于赫尔辛基的软件公司Umbra曾是他们的一个客户,非常欣赏他们的工作,所以把他们介绍给了Lifeline Ventures,这是一家由Timo Ahopelto领导的风险投资公司,他曾经建立并在多家技术和医疗公司担任董事会。

    9

    “我们一直在有计划地投资于AR / VR,”Ahopelto说。他认为,芬兰可以在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发展中引领世界,正如它在游戏产业中所占据的优势一样。“我们的理念是投资于不同领域世界顶级人才。”他非常欣赏这四个人。“他们在一个车库里连续工作了一周制作出第一个原型机,”Ahopelto回忆道,“我希望他们是新的Supercell(芬兰创业公司,开发了《皇室战争》《部落冲突》,在游戏领域颇具名气,被腾讯以86亿美元?#23637;海!?/p>

    除了微软投资了9.3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2万元)之外,Lifeline给这个创业公司投资了7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463万元),助其成为Varjo。Varjo还从芬?#23478;?#19975;富翁Chaim“Poju”Zabludowicz拥有的投资公司Tamares Group那里收到了11.7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77万元)的投资。

    大把资金在手,团队重组,Konttori?#36763;?#19968;个模糊的想法,开发可以与现有的VR头显相结合的透视技术。他和团队花了大量时间研究?#25628;?#22914;何工作,然后在白板上随?#22987;?#19979;他们的想法。

    在秋天,他们终于?#36763;?#28789;感,不久之后,他们制作了一个工作模型,并在去年11月的赫尔辛基的科技公司和投资者的年度盛会Slush上,向一些人做了展示。“每个人都说,‘你们的东西很特别。大胆去尝试吧!’”Konttori回忆道。

    ?12

    他们尽可能快地?#19994;?#20102;一家公司Moosedog,来保护他们在美国的专利权,并花费了一千欧元以快速跟踪这一服务。几个月后,他们获得了与透视技术相关的几项专利,这个过程非常快,因为通常都需要一到两年时间。 Konttori说:“很难相信我们是第一次将现有技术用不同的方法结?#26174;?#19968;起的人。专利被批准时,我在办公室里发疯似得尖?#36763;?#36215;来。”

    04、如何面对大公司的挑战?

    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。从六月中旬的“阴影”走出后,Varjo也面对着一些巨大的挑战。在诺基亚和微软,Konttori的团队可能已经了解如何开发软件和硬件。他们可能掌握了团队建设的能力和如何强制进行创新。但是,他们从来不曾面对过创业的挑战:比如,与供应商进行谈判,发掘?#24418;?#25104;熟的市场,面?#32422;?#28872;的?#36203;?#21644;利用有限的资源?#21462;?/p>

    Varjo迫在眉睫的任务是将其头显推销给数十家企业用户——工业设计公司、航?#23637;?#21496;、房地产公司和医?#28023;?#24182;得到他们的反馈。Varjo的营销主管Jussi M?kinen也曾在Rovio和Almotive任职,他说:“我进入诺基亚的时候,营销部门完全不接触产品。如果我们将技术开发、设计和营销结合起来,相信Varjo将会取得更大的成功。”

    Konttori准备?#29992;?#22269;开始,向工业市场发展。他的目标市场有:工业设计公司,建筑师,教育机构(比如培养飞行员)和娱乐业。他并没有为20/20正式定价,但他认为应当是“几千美元,但不超过1万美元。?#20445;?#27599;台设备内的微型显示器就要花费数百美元)而要推出消费者版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 到那时为止,会有数百名VR?#36203;?#23545;手在分辨率和应用广度上赶超Varjo。在中国,已有200多家创业公司正在开发这项技术。如果Facebook、Google、微软和三星加入?#36203;?#37027;?#36824;?#21644;亚马逊还会甘于人后吗?

    Konttori则带着一股企业家的气魄说道:“我们的?#36203;?#23545;手并没有认真对待产?#20998;?#37327;,而只想要尽快将头显推向大众市场。”

    为了推动其头显的开发进程,Varjo在9月下旬发起了82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420万元)的A轮融资,这个数额?#32536;?#20110;预期。位于斯德哥尔摩的EQT Ventures牵头了这一轮的融资,种子阶段的投资者LifelineVentures、Venture Reality Fund、PresenceCapital等其它公司也?#21152;?#21442;与。到2017年底,还将?#25216;?#39069;外的资金用于扩大营销计划,并将团队扩大到40人。

    可以说,自Supercell出现以后,Varjo成为了芬兰另一家最激动人心的一家公司。(来源:forbes? 编辑:Loyao)

  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青亭网微信号(ID:qingtinwang),或者来微博@青亭网与我们互动!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!
    青亭网

   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

    青亭网

    青亭 | 前沿科技交流群01

    责任编辑:
   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
    后参与评论
    ?#35874;?#27880;册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    Q Q 登 录
    微 博 登 录
    ?#35874;?#30331;录

    注册

   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