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VR/AR寒潮后的365天,坚持者能否顺利上岸? | 特写

    青亭网( ID:qingtinwang )--链接科技前沿,服务商业创新

    被捧到云端,再从高处摔到泡沫四散,这是全球互联网市场最“现实”的一幕。2016年,也有?#39034;?#20043;为是VR/AR的爆发元年,行业经历了资本市场的热捧再到无人问津的戏剧性市场转变。

    堪称冰火两重天。

    dunkirk_1

    2017年第三季度,距2016年资本寒冬开始的临界点刚好过了一年。这一年里,有近70% VR/AR创业公司分崩离析的惨烈局面,有资本市场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的痛苦挣扎,有巨头依旧看好持续入场的宏观?#23395;鄭?#36824;有无数从业者苦苦坚守的未知曙光。

    热潮过去,残留在海岸上满是尸骸,那些坚持的泳者还能否顺利上岸?

    当寒潮来临

    2016年初,知名VR媒体Upload VR在一篇报道中表示,全球科技公司中每10家公司至少有8家以不同的方式涉足虚拟现实或者增强现实领域:苹果、三星、微软、谷歌、IBM、英特尔、HP、富士康……

    与此同时,这个领域收购与投资频发。Facebook 2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;HTC 联合28家风险投资基金准备100亿美元全力?#23395;鄭?#38463;里和腾讯分别压注C轮融资高达7.94亿美元的MagicLeap和B轮融资5000万美元的Meta。

    浪潮冲击下,全球创业者趋之若鹜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2015年初到2016年12月,仅仅中国的VR企业数量就从200?#20381;?#24352;到1600家。获得天使轮融资的团队占比40.9%,A轮占比24.1%,这也是寒潮中倒闭的重灾区。

    “我们在2016年年初融资天使轮的时候,见到的中国投资人是平时的20倍,”来自?#21448;?#22823;学伯克利校区的Lucid CEO Han Jin告诉Xtecher,“当时的市场用疯狂来说一点都不为过。”Lucid 是Han的第三家公司,前两家公司成功?#39034;?#20043;后,Han 看到了VR/AR市场巨大的机会。

    火热的?#26143;?#20063;让投资人记忆犹新。Upfront Ventures 是洛杉矶地区最大的基金,他们也深切感受到行业的虚火。Upfront Ventures 合伙人Kevin Zhang告诉Xtecher,“那个时候的疯狂主要体现在估值上,溢价1.5倍到2、3倍不等。而且很多项目连商?#30340;?#24335;都没有,就只有技术可以轻松拿到高额融资。”

    但市场的?#20174;?#19981;尽人意。受限于高昂价格和产品技术的种种不足,VR/AR设备的市场铺货量远远达不到到预期的水平。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uper Data Research的报告显示,2016年,全球VR头显设备总出货量仅为630万台,总收入规模为18亿美元。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年初几千万台设备的预期。

    物极必反。从2016年第二季度一开始,部分投资人就开始理?#20113;?#26469;。下半年开始,整个投资圈直接从言必称VR/AR变为无人问津。资本市场的徘徊将2016年下半年的行业带入颓势。

    微信?#35745;琠20170806113345

    2016年第一季度一过,VR/AR领域的投资急转直下

    市场?#26143;?#24613;速掉头后又迎来倒闭潮:根据零壹财经的报道,行业厂商泛滥已倒闭70%,剩下的还有一大部分在苦苦挣扎。

    拿红极一时的VR翘楚暴风魔镜为例。

    ?#36824;?#20174;什么角度来看,暴风魔镜都是VR行业的弄潮儿,母公司暴风科技组建暴风魔镜的两个月内,便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。这支以国内VR第一股为概念的股票在资本市场上呼风?#25509;輳?015年狂揽55个涨停板,被知名自媒体人罗振宇评为两只妖股之一。

    但2016年10月,曾经风光无限的暴风魔镜在全员大会上宣布业务剥离和裁员的消息。员工从巅峰时期的500人锐减为200人。产品核心也?#21448;?#25773;、视频、社交等20个项目组骤减为?#24067;?#36719;件、市场销售等几个核心部门。

    彼时,大洋彼岸,美国VR/AR产业也被寒潮影响。2014年被Facebook豪掷20亿美元收购的Oculus一向被?#28216;?#34892;?#24403;?#26438;,连它也难逃市场劫难。2017年2月,Facebook宣布关闭200家Oculus Rift线下体验店,将全美体验店的数量直降40%。随后,Oculus Rift创始人帕尔默·拉奇黯然离职。Facebook CEO扎克伯克也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,“我们花了很多钱去收购Oculus团队,我现在其实是这么?#21019;?#36825;个问题的,我们当时完全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,应该自己在Facebook内部去组建一个VR的专家团队,而不应该直接去花很多钱收?#39608;!?/p>

    冬天到来,硅谷创业者感受深切。Han Jin 告诉Xtehcer,“2016年下半年,曾经张口闭口投资VR/AR的投资人态度大变,他们要么闭口不谈、要么闭门不见,消失了一大片。”

    对此,有专家分析,VR/AR行业遭遇寒流并不是坏事,可以让行业虚火减退发展更健康。VR/AR技术作为新兴科技,在发展的过程?#24615;?#36935;困境在所难免。这?#26410;?#27927;牌,对于存活的企业来说是发展的契机。尤其对于那些掌握关键技术的企业,投资商反而会加大资本投入,使其能在寒流?#20889;?#27963;下来甚至得以发展,长远来看来看行业发展将趋于良性。

    VR/AR行业最大的痛点是产出和投入不成正比,在应用上面虚热。对此,Xtecher认为产品研发企业应该在产品应用层面深度挖掘,多领域分析?#19994;絍R/AR技术的应用点,让研发的产品具有竞争力和购买力,通过跨行业的应用与融合才能给VR/AR行业提供前进的动力。

    寒潮之下的坚守者们

    距离2016年下半年的VR/AR冬天已经一年有余,尽管从投资数额来看整个行业还在曲折前进,但寒潮中依然坚持的创业者们仍旧对行业充满信心。甚至很多的行业突破,都在寒冬中到来:包括七?#25105;?#32500;支持定点渲染的眼球追踪技术,ObEN的一张照片构建虚拟人像技术,以及业界期?#25105;?#20037;的无线头盔。

    传送科技(TPCAST)是HTC Vive X 加速器孵化出来的第一批公司,也是全行业第一个突破无线VR技术的公司。TPCAST的CEO Michale Liu告诉Xtehcer,公司最引以为豪的全领域的两次创举是?#24067;?#30340;无线传输和软件的多人应用。

    对于2017年的行业生态,Michale Liu依然乐观。他最看好VR/AR作为针对商家的销售工具,汽车?#22836;康?#20135;则是应用最快的两个领域。消费者可以通过头盔身临其境地体验所购买汽车或房子的大小、颜色、内装等核心要素,以达到预售的目的。“很多VR公司今年?#21152;?#35813;能盈利,” Michale 告诉Xtecher,“这个行业应用有巨大的需求。因为项目很多,包含协助开发VR产品的,协助线下体验店提供软硬服务的,或者对行业VR应?#23186;?#34892;咨询服务的公司,都很?#26143;?#26223;。”

    他的理由是,各行各业未来都要用VR作为一个有效的销售工具,去促进销售转化。比如,?#21592;Α?#22825;猫也有?#33529;?#23558;所有线上商城VR化——以后去买东西的时候,就不在看?#21592;?#32593;店,而是直接进到那个虚拟商店里进行购物体验。

    再拿硅谷的一个创业团?#28216;?#20363;。Lucid的产品是一个180度3D拍摄相机,其核心技术在于?#30475;?#30340;压缩算法——视频质量不变的情况下,该算法能将视频的容量压缩90%,并通过任何一个VR/AR设备播放。

    创业两年半以来,Lucid产品已经完成数千台设备的销售。现有合作渠道包括B&H、Amazon,Bestbuy等一线平台。谈到面对市场寒流,CEO告诉Xtecher他能坚持下去的原因是市场的宏观趋势,“我觉得3D体验特别重要,你把这些东西拍下来,10年后你依然可以场景重现。想想一下20年后你重新体验自己婚礼、升职等人生重要的时刻,这就是科技带来的力量。”

    Han甚至认为10年以后的VR,可能就是一个隐形眼镜或者植入型芯片,轻便灵巧、解决现在所有的痛点。当然他也承认,现在VR/AR设备的痛点还需要时间克服,很多人都不想带Oculus 或者 HTC Vive,因为实在太重了。而诸如暴风墨镜和Google Cardboard这样的产品,分辨率和用户体验又太差。

    无独?#20449;跡?#22312;中国VR/AR创投圈炙手可热的Insta360也表示乐观。Insta360先后接受过知名投资机构 IDG资本、启明创投、迅雷科技、峰瑞资本和苏宁集团的投资,他们的核心产品Insta360 Nano发?#21152;?016年7月——当时正是寒冬爆发的临界点。

    ?#23433;还?#20908;天是否存在,我们都坚定的看好行业未来。”Insta360 海外市场负责人张宇冰告诉Xtecher,“看到一个行业很热就一拥而上很容易,但是扎下心来一点一点做很难。”作为美国一线名校研究生张宇冰在咨询行业工作数个月便加入了这?#19968;?#22312;草莽期的创业公司。

    2017年Insta360进入增长期:Insta360被Facebook官方首推、斩获2017 CES创新大奖、与谷歌合作将全景相机用于街景拍摄;2017年五月推出专业级相机Insta360 Pro。2016年,Insta360相机全球销?#30475;?#25968;十万台,海外占比80%。创始人刘靖康也因Insta360全景相机的成功,入选2017福布斯亚洲30 Under 30榜单。

    不遗余力的未来推动者们

    行业公认,随着VR/AR领域市场?#29616;?#36827;步,产品越来越成熟,需求将被逐步?#22836;擰?/p>

    为此,巨头?#36861;撞季幀?#24494;软阵营的戴尔、HP、联想、华硕?#21152;?017年下半年推出相关产品的规划;Oculus的人事变动也表明Facebook的持续向好,宁可付出创始?#39034;?#23616;的代价也要将其重整旗?#27169;?#33529;果在2017年6月开发者大会上针对 iOS11 推出的 ARKit,凭借?#30475;?#30340;品牌效应?#23395;种?#31471;?#36824;雀?#32487;Google Daydream后又重拾束之高阁3年之久的Google Glass,为抢占市场做新一轮的准备;在游戏行业拥有游戏机PS4重要入口的索尼早于2016年?#22836;?#24067;了VR设备,并陆续发布多款VR游戏大作。

    HTC是行业中发力最为?#35813;?#30340;科技公司之一。2016年04月发布HTC Vive几周后,HTC董事长王雪红宣布公司将全力投入VR产业和生态企业的发展:在?#26412;?#21488;北、旧金山等地设立VR加速器,伴随?#33529;?#21448;投入1亿美元的培育基金。2017年3月,HTC宣布以9100万美金的价格出售其位于上海的手机代工厂,这家一度与三星在安卓市场上并驾齐驱的台湾手机公司在寒潮?#26143;?#28982;转型。

    “我在硅谷VR/AR的工作中看,这个行业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”在HTC Vive就职的曹真对行业寒潮有着不同的看法,“相信的人依然相信,不信的人依旧不信,但是很少有人说我就100%不投VR/AR了,只是现在不投而已。”

    曹真认为,其实行业最核心的痛点在于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问题,如果把VR/AR设备当做新一代终端,那么没有具体内容消费者就不愿意消费,没有消费者,开发者就不愿意开发,形成死循环。所以很多大公司都先从内容入手,通过内容进行战略?#23395;幀?/p>

    目前全线转型的HTC Vive与Sony和Oculus一起,领跑VR?#24067;?#35774;备。

    除了创业者和科技巨头外,看好行业的投资人以及人才也在推动着VR/AR产业前进的步伐。

    “我们依然投资行业的底层技术和上层内容的创新,经历了2016年VR/AR市场巨变后,现在的创业市场以及创业者们?#23478;?#27604;较理性。?#34987;?#23721;资本的Toby Zhang表示。截至目前华岩资本已经投资了7~8家VR/AR公司,横跨中美两地,所投企业?#21152;星?#26224;的商?#30340;?#24335;。

    Howard Li于2017年07月正式入职阿里巴巴投资的MR(VR+AR混合技术)标杆企业Magic Leap。毕业于东部名校的他收到多家投行和VC的垂青,但最后做出的职业选择却令很多人惊讶不已。“其实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讲,现在进入正是最佳?#34987;?#20182;说,“Gartner Curve上的行业浮躁期已过,剩下还在坚持的都是能走的相对远一些的公司。”

    微信?#35745;琠20170806113228
    Gartner Chart可以?#24471;?#26032;技术的发展周期曲线问题

    Howard所说的Gartner Chart是指新技术的发展周期曲线,由全球权威技术咨询机构Gartner公司提出。将新技术从概念、胚胎发展到成熟的过程划分为五个区间。

    第一个区间是技术启动期。一项新技术?#28216;?#21040;有,开始受到业界和媒体的关注,无论是大众还是?#30340;?#20154;士都对该技术的期望值越来越高。这个阶段的产品往往并不成熟,但?#20174;写?#37327;的资金进入。

    第二个阶段是期望值高峰期。人们对新技术的期望值达到最高点,一拥而上,?#36861;?#37319;用该技术。这时它的估值达到最高峰,泡沫也最大。

    第三个阶段是幻灭的低谷期。过度的预期被商业现实打破,并将所?#20449;?#27819;抹去。人们开始从实际出发考虑技术的价值。而用户需求逐渐明确,产品在设计和使用场景上也趋于成熟。这个阶段是最艰难的时刻,也往往是最有价值的投资时刻,满地都是坠落的天使。

    第四个阶段是领悟的爬坡期。新技术?#19994;?#26032;的突破点,由而进入产品化阶段。VR现在就在这个阶段。

    最后是效率的饱?#25512;冢?#20063;就是当技术开始真正地改变我们的生活的时候。

    谈到VR/AR的未来,曹真说,“无论从内容开发,开发者社群建造,还是?#24067;?#24320;发上?#21152;写?#37327;资本投入。苹果,微软,Facebook, Google对于VR/AR行业?#21152;?#28608;进的?#23395;鄭?#36825;在整个VR/AR发展历史上, 大型企业'万众一心'的潮流是第一次。”

    或许大势汹涌澎湃,将一切未来都烟消云散;更或者大浪势不可挡,刨去砂砾、留下的都是金子。

    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闪闪发光。

    (来源:硅谷加先生 Xtecher)

  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青亭网微信号(ID:qingtinwang),或者来微博@青亭网与我们互动!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!
    青亭网

    微信扫码关注青亭网

    青亭网

    青亭 | 前沿科技交流群01

    责任编辑:freeAll
   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
    后参与评论
    切换注册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    Q Q 登 录
    微 博 登 录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

   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时间
  • 恒发彩票属违法吗 欢乐二人斗地主新版 线上收款码 通比牛牛怎样看走势规律 双色球普通投注手选 腾讯麻将 时时交流群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时时彩大小单双保本打法 中日韩美女电影